阿尧_再打排位我是狗

冷cp安利者,为这个身份骄傲。
(ps:头像和背景是我女神的画嘻嘻x)

[王江]相怜


•邪教注意
•ooc注意。我只是单纯的恶趣味想写个撒娇的九点水顺便玩梗而已。
•私设有。bug有。逻辑错乱。
•大概是贤惠杰西卡×吃货九点







他们说江波涛和他很像。同样是为战队收敛了身上的光芒,甘愿沦为幕后之人。




总决赛。王杰希皱着眉注视着全息投影中的明争暗斗,一直看到最后的叶修一挑三……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他突然站起来,转身走出包厢。高英杰匆忙唤他:“队长,你去哪里?”

“出去转转,晚上不回来了。”


王杰希听到外面人群的欢呼声,听到兴欣众人的嘶吼——“我们是冠军!”震耳欲聋。

但是这场狂欢不属于他。

也不属于江波涛。





记者发布会结束了。即使是擅长交际的江波涛,在应付一众记者的质问之后也不免感到疲惫不堪。

他在轮回的宿舍下站了很久,终是下定决心般掏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

“咳、咳咳……”

噢好吧,他不会抽烟,呛着了。

有谁走近身侧,夺走了江波涛手里的烟,扔在地上用脚碾灭。——是王杰希。

“不许抽烟。”

江波涛不满的嘟囔一声,委屈地朝王杰希张开双臂,王杰希从善如流的拥住江波涛。

小江平时可是很少撒娇的。王杰希享受着恋人难得的弱势,轻声哄着:“回家吗?拌芝麻酱面给你吃。”

“可以加蛋吗……”

“嗯。”

“那走吧。”

江波涛没有问王杰希为什么会来,王杰希也没有问江波涛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打了出租车进了小区,坐电梯到十二楼。电梯门一打开,江波涛就冲了出去:“哇……真的好久没回来了。”

王杰希好笑的看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的江波涛,莫名有些心疼。

他太累了。需要放松。可是他只有在王杰希面前才会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而王杰希又何尝不是?

他们都太累了。背负的太多。压力太大,几乎要崩溃。




明明已经快一年没有来过这里了,但屋子里虽不能说一尘不染,却是干干净净,应该是王杰希提前打扫过了。

江波涛乖巧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恋人,勾起唇角。

“快点啊!我饿了!”

“冰箱里有蛋糕,饿了先吃点垫垫肚子,不过别吃太多,待会吃不下拌面了。”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他们谁都没有提起比赛的事情,因为他们都相信,明年的决赛,最终要一决高下的两支队伍,会是轮回和微草。

一次的失败算不上什么。荣耀,可是值得拼上一辈子的事。

至于冠军会是谁?谁又知道呢。至少现在,他和他还站在同一个赛场上,即使是对手,也足够了。

FIN.

[伞周]梦中人


◎邪教注意!!!
◎ooc我的,人物虫爹的。
◎私设多到爆炸,没有仔细读完原著简直后悔到爆。
半小时产物,希望不会很辣眼睛……
只是单纯觉得要是小周会认识伞哥的话会很有趣吧?然后我的小周话真多……不存在的。




周泽楷发现自己最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橙发的少年盯着他看,还念叨着什么“未来的枪王啊”之类的话。

虽然看不清那人的脸,但是他的声音很好听,枪王大大觉得他一定也长得很好看。

虽然很奇怪为什么会一直做同样的梦,但是既然不影响训练和生活,周泽楷也没多想。

/

第八天了,每天都在做同一个梦,本来不信鬼神之说的周泽楷不免有些动摇。

自己这是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是那个人也不像是恶鬼什么的啊?

说起来好像还有几分眼熟。梦里那人的发色、声音、语气,周泽楷都觉得无比熟悉。

到底是像谁呢?

联盟里头发类似这种颜色的有……

枪王大大在训练室里沉思,无意中瞥到一旁的孙翔,一惊,又很快否决掉了。

不是的……虽然颜色比较接近了,但是那个人的头发颜色看起来比孙翔要更深一些,也更柔软一些,发型也不是这种社会小青年的发型。最重要的是,他不觉得孙翔会这么柔声柔气的说话。

那还有谁?黄少天?

呸!周泽楷觉得自己疯了,怎么想都不可能是黄少天啊,那个家伙会只说一句话??

那还有谁?向来冷静的轮回队长感到十分急躁。

可是为什么要着急知道他是谁呢?明明只是梦而已啊。

我一定是中邪了。周泽楷想。

/

果然还是这个梦。

周泽楷又看见了那个让他觉得非常熟悉的梦中之人。他安静的听他嘀咕。

“哇长得蛮好看的荣耀打的好像也不错”

“是现在玩神枪手玩的最好的职业选手……”

“联盟成了什么鬼样子啊现在要靠脸来撑门面吗”

“这小子长得挺高的嘛”

周泽楷听了想说话。

然后他真的开口了。

“你是谁?”

橙头发的少年愣了一下:“诶你终于说话了啊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不说话呢”

“……你是谁”

“这不重要啦。”

“你是谁?”周泽楷很固执。

橙发的少年叹了一口气:“哎呀真的是败给你了……这么说吧,你是枪王,我是神枪。”

“神……枪?”

“你没有听过我的名字很正常……所以我也没必要告诉你,反正你总会知道的啦。”

“可是……”

话还没说完,周泽楷惊醒。

转头望向窗口,从窗帘的缝隙看出去,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

/

早餐时,江波涛发现周泽楷有些不正常,一直在发呆。

想了想还是打算问问,江波涛走了过去。

“小周,怎么了吗?”

“没……”周泽楷摇头。

“可是你似乎有心事啊?”

周泽楷沉默。他怀疑江波涛有读心术。

“跟我说说吧?说不定我能帮到你呢?”江波涛很温和的笑笑。

“……”

/

“联盟里橙色头发的?就是比黄色稍微深一点又比橙色稍微浅一点那种对吗?”江波涛听了队长的求助,皱了皱眉。

周泽楷点点头,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很简单,”江波涛笑,“苏沐橙。”

“!??????”

/

枪王大大打开QQ,犹豫着要不要问问苏沐橙,一不小心手滑敲了个空格过去。

“ ”

“哎哟,枪王居然会主动找人啊。怎么啦?”苏沐橙头像是亮着的,没过几秒便有了回复。

“你有兄弟吗”

令周泽楷奇怪的是,等了一分多钟还没有回答。

“?”敲了个问号过去,终于有回应了。

“有。”

周泽楷眼睛一亮。那么说梦里那个橙头发的应该是苏沐橙的弟弟?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是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苏沐橙的弟弟呢……

周泽楷还在思索着,这边苏沐橙又发了条消息:“我哥。他荣耀打的很好,可是他死了。”

“……抱歉”周泽楷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知道该不该安慰苏沐橙。

“没事。那个时候他也挺有名的……大家都叫他神枪。要不是车祸……估计现在你和叶修就抢不到荣耀第一人的名号了。你倒是该开心呢。”

周泽楷犹豫了,他打了句“不是的”还没发,苏沐橙又来了消息。

“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去训练了啊”

“嗯”

周泽楷看着好友列表里苏沐橙的QQ头像暗下去,不知道是下线还是隐身了。

/

“你是苏沐橙的哥哥吧。”

等到再一次看见梦里那个橙色头发的少年时,周泽楷这么问他。

他倒是不惊讶:“问沐橙啦?不奇怪为什么我看起来比她小?”

“她说你是出车祸……”周泽楷咬着嘴唇解释,“那应该是很早之前的事了。从那以后你就一直这个样子了吧。”

“你还蛮聪明的。还有呢?”他大方承认。

“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认识……”周泽楷想了想,很小心的问到:“你叫什么?”

“苏沐秋啊,她没跟你说啊。”

果然。

“秋木苏……是你对吧。”

那是十年前荣耀第一神枪手……周泽楷看过那段久远的录像。尽管早已模糊不清,但是周泽楷很明白,自己和那个人还差的远呢。

自己只是追上了他。而没能再往前一步。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可以做得更好吧?

/

“没想到小后辈听说过我啊?看来我还是很有名气的嘛。”苏沐秋的脸渐渐清晰了起来,可以看到那是一张极清秀,也极像苏沐橙的脸。

“前辈……你记得我吗?”

当年那个冒冒失失说要挑战你的家伙……你怕是忘了啊。

“傻,当然记得啊,不然我来看你干什么。”苏沐秋鄙视的瞪他一眼。

“……啊?”周泽楷有些反应不过来。

苏沐秋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说:“你没事吧?要相信自己啊。”

“?”

“叶修跟我说……”苏沐秋叹了口气,“他跟我说你似乎对于超过我这件事情没有信心。是因为当年你挑战我然后被血虐的事吗?抱歉。”

“不是的……是因为……”

“小周。”这是苏沐秋第一次这么叫他,周泽楷楞楞地点点头。

“人要朝前看。”此时的苏沐秋格外的严肃,“人死不能复生,而我已经死了,那些风光都是过去了。”

“而你不同,你还年轻,这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你完全有能力创建一个新的王朝。你的王朝。”

而说到最后,他的神情忽然有些无奈:“毕竟很多人知道的是你,而不是我啊。”

“前辈……我会努力的。”周泽楷是个不会安慰人的性子,憋了半天就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苏沐秋笑了,“我很期待你打败叶修的那一天……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呢?”

“会的,一定。”周泽楷点头,还想说些什么。

“那么……话说完了我也走了哦。”苏沐秋走近,拍拍他的肩膀。

“这么快……?”周泽楷猛然一惊,虽然这一次下定决心问他的时候就猜到了,但是还是有些猝不及防,更多的是不舍。

“是啊。我一个死人,也不能总是打扰你们的生活吧?”苏沐秋眨眨眼,“小周要记住我说的话哦?不能放弃。来,拉钩,一言为定!”

周泽楷把手伸了过去,看着前辈脸上的笑容,想,绝对不会放弃的,这辈子都不会了。

/

又是惊醒。

周泽楷从床上爬起来,叠好被子,穿衣洗漱,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FIN.

【翔肖】羊习习和小事情(未完)


•邪教注意
•ooc预警
•私设有
•有bug懒得改,还有一点逻辑问题,别太在意细节
注意!这是个坑!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结尾了……就没写下去。以后要是有灵感再写吧。




[1]

“你不跟我去轮回吗?”

嘉世终于解散,队员都各奔东西,孙翔满心欢喜地以为还能和肖时钦在同一个战队,却得知他选择了回雷霆。

这句话脱口而出时,孙翔猛然发觉自己没有理由抱怨。他们之间的关系,只不过是失败的队长,和煞费苦心的副队而已。

肖时钦没有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微笑着拍拍孙翔的肩膀嘱咐道:“雷霆有我曾经的队友们,还有粉丝们,我没有理由不回去。倒是你,去了轮回可要稳重些了,周泽楷毕竟是队长,要和他好好相处。不过以他的性格,你想和他吵,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理你……”

肖时钦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孙翔也没有去听他在说什么,只是盯着他镜片下那双笑眯眯的眼睛出神。

“那么……我差不多该走了。后会有期。”等他终于想起该说点什么的时候,肖时钦看了看手表,将他酝酿许久的话堵在嘴边。

看着肖时钦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身影,孙翔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如此之大的……挫败感。

[2]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呢?

孙翔不止一次的思考过这个问题,但都没有结果。

因为他温柔,待人和善?

嗤,他明明对谁都是一样的啊。永远都是那副笑容,永远都是那样的腔调,永远都是那样的……让人想要亲近。

但是对自己也是有区别对待的吧?

明明那种零碎的战术……根本就不适合自己,肖时钦也是知道他不会听从命令,每次给他的指挥都是简单粗暴,一句话完事儿。

也有不服气的队员问起“为什么给队长的命令这么短?”被肖时钦以“他不适合执行命令”的理由堵了回去,再有异议的,肖时钦就直接表示“你要是单挑打赢他你也不用听我的”,于是再没人敢作声。

该死的区别对待……

孙翔攥紧了拳头。

他以为他对于肖时钦来说是特别的,可是他错了。

[3]

轮回的副队工皮寿先生觉得,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为什么孙翔手机的锁屏壁纸是生灵灭???

九点水大大默不作声将孙翔的手机放回原处,神色复杂。

晚餐时间,江波涛看着拿着手机不知道跟谁聊的正开心的孙翔,犹豫了很久还是走过去,以一种慈祥的口吻问到:“孙翔啊……在和谁聊天呢?”

“小事情啊!”结果孙翔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慌乱的藏起手机,而是举起手机得意的在江波涛面前晃了晃。

“……”江波涛觉得自家队员要被雷霆的心脏勾走了。这种态度……根本不是刚开始谈恋爱而是已经要公开了吧?!!

九点水大大觉得有必要问清楚:“你和他……”

“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不知道。”意料之外,孙翔居然摆摆手向他解释了起来,这让江波涛内心更加复杂了。

工皮寿先生,翔翔终于长大了呢。都学会谈恋爱了。

[4]

作为一名光荣的腐女,戴妍琦感到很兴奋。

最近发现轮回的孙二翔好像对自家队长有意思,天天给队长发短信,问题是队长还不觉得烦?!

戴妍琦满怀恶意的就此调侃过队长,得到的答复却是“小戴,你想太多了,快去训练。”

哪里有想太多啊!!我戴妍琦以腐女之魂起誓!你俩没一腿我就跟你肖时钦姓!!

不过还真是想不到呢……孙翔那个自大狂有一天也会栽在一个人身上?

戴妍琦一边偷偷脑补了一百万字BL言情小说,一边跟着队长抢了轮回的BOSS。

[5]

什么叫做他和孙翔有一腿?

肖时钦无奈的看着一旁神游的戴妍琦,回头继续操作生灵灭丢出一大堆儿机械小玩意儿。

轮回公会的人应该是没想到他们会亲自来抢BOSS,应付得手忙脚乱。

孙翔那个家伙……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可惜他那点情商在四大心脏之一的面前根本不够看。

肖时钦早就知道了。但是他还没有想过该如何去回应。毕竟……他们本就不该拥有这份感情。一旦开始,要背负的压力太大,而孙翔还那么年轻,他不想拖累他。

思绪飘远,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顿。此时BOSS已经红血了,肖时钦没有再做指挥,只是比刚才更加专注。这个时候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忽然,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个全身花花绿绿的家伙,对着BOSS就是一阵乱打。肖时钦愣了一秒然后反应过来,立刻操作生灵灭一个机械旋翼急冲过去。

全荣耀装备搭配成这个鬼样子的,只可能是一个人。

“君莫笑!”

[6]

“他怎么会在这里?你们见他没拦着?苏沐橙他们有没有来?”

会长苦哈哈的解释:“我们想拦,也拦不住啊……不过就只见他一个,别的没看见。”

“行了。先把BOSS拿下,我也不指望能留下他,万一其他人也来了就糟了。下回注意点儿啊。”肖时钦没有责怪,毕竟叶秋……啊不,叶修嘛,不是这么轻易就能拦住的。

正打算指挥一众人马杀掉BOSS然后和君莫笑大战三百回合时,突然见那君莫笑杀了个回马枪,居然朝生灵灭扑来。同时,又出现了三个身影在人群中兴风作浪——“沐雨橙风”“寒烟柔”“包子入侵”。

肖时钦彻底无语了。看来今天这BOSS是要被兴欣抢了。

郁闷归郁闷,肖时钦可没忘记,自己眼前这个荣耀最大的BOSS——君莫笑。

“哟,肖队,今天怎么有时间亲自来抢BOSS啊?看来肖队出马,这BOSS已经是雷霆的囊中之物了吧?”瞧这叶神,一边冲还一边放着垃圾话。

肖时钦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淡淡回道:“哪儿能啊,这不是有叶神您么。要说起抢BOSS的经验,谁都比不上您啊。”

“哎哟,好久不见肖队的垃圾话水平有长进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这边叶修嘴上恶毒,手上也没留多少情面,千机伞化作战矛顺势一刺。

“那不是和您认识的久了么,您可是荣耀数一数二的垃圾话大神哪。”生灵灭机械旋翼飞起,险险避过。

两人正一来一回打着拉锯战,边上的人也不敢插手,就这么看着俩大神过招。忽然轮回那边冲出来个战法,直接豪龙破军,刷刷刷几下就到了眼前和君莫笑缠斗起来。

肖时钦愣。生灵灭退到一边站定。

这个战法……ID他不认识。但是打法……分明是一叶之秋的打法啊?

是孙翔?




TBC.

[邱乔]约定



•邪教注意
•私设有
•ooc注意

大概是叶修儿砸(划掉)徒弟组?总之两个都是小天使呢w

兴欣,这一支充满传奇色彩的队伍终于又再一次站在了领奖台上。

乔一帆望着台下的人山人海有些恍惚,他想起了第十赛季时相似的场景。只不过这一次,自己成了领头之人。

“乔队,兴欣夺冠,您有什么想说的吗?或者,您有什么想要感谢的人吗?”客套的恭喜了一番,主持人趁机发问到,想要挖出一点八卦来。

“想感谢的人,我有很多很多,”乔一帆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和干净,就像他当年还在微草时一样。“比如父母,比如粉丝,比如兴欣的每一位成员。”

微微停顿,乔一帆颔首道:“有很多我一直都十分感谢的人,在这里,我想向他们一一道谢——”

“微草前任队长王杰希。感谢他对我的关照,感谢他曾肯定我的价值,感谢他对微草付出的一切。”

“兴欣第一任队长,叶修前辈。是他在我最迷茫的时候为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让我拥有了光明的前途。”

“微草的队长高英杰。感谢他一直把我当作最好的朋友,安慰我,鼓励我。如果不是他,我绝对无法坚持到现在。”

“以及——”

乔一帆清了清嗓子,眼里带上了狡黠的笑意。他举起左手,无名指上的冠军戒指在会场的灯光下熠熠生辉,灼得台下的邱非心里发烫。

邱非盯着乔一帆那形状很好看的薄唇开开合合,清楚的听见他说——

“我最最想感谢的,是嘉世的邱队,感谢他一如既往的陪伴我,守护我,激励我前行。他宛如一道光,照亮了我的生命。邱队说要拿两次冠军,戒指一人一枚。不过呢,我等不及啦,所以这一枚算我的。”

乔一帆眯起眼睛,很放松的笑着。

“我在这里等你,邱非先生。下赛季要加油啊。”

台下一片骚动。

邱非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笑容,像水一般温吞干净,清澈平和。

他眼睛里有星星啊。邱非想。

【歌词】所爱



【少年】
我的爱人,你告诉我,你为何离去?
为那黄昏中,吐息的鹫鹰?
为那黎明前,守望的启明?
吾之所爱啊,你分明早就分明,
心怀着光明,却投身阴郁。

我的爱人,你告诉我,你如何忘记?
忘记深夜里,梦魇的哀鸣?
忘记恍惚时,耳边的絮语?
吾之所恨啊,你曾经遗忘曾经,
犯下的罪虐,由我来行刑。

【罪女】
他举起了屠刀,却迟迟没有砍下。
“你在等待什么?我的爱人呐”
“我的双手沾满鲜血”
“我的眼中充满讽讥”
“我的誓言全是谎言”
“我的心中毫无悔意”
“我十恶不赦”
“我的爱人呐”
“若是再心软,天可要亮了”

【副歌】
那孩子被罪人所蒙骗
那孩子遗忘了父辈的仇恨
那孩子爱上了他本应所恨之人
那孩子选择了堕落进绝望的深渊
神灵啊 宽恕他的罪
这不应受到天谴
但他不愿复仇 那可怜的孩子
赐他希望吧 赐他永生吧

【少年】
教堂的钟声响起 我惊醒
黑暗中毫无光明
我祈求神灵怜悯
吾之所爱 吾之所恨
再不愿想起
赐我希望吧 赐我永生吧

【罪女】
他将利剑横在自己的脖颈
他朝我微笑
他嗫嚅着听不清的话语
“停下啊 我的爱人”
“我所犯下的罪 不应你来承担”
“神灵为何如此不公”
“这惩罚不应他去受”

【副歌】
天堂的门扉开启 颂歌奏鸣
红莲盛开于大地 沉默无语
神灵为何降灾祸于无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狄芳】假酒害人


*不知所云,有bug懒得改
*有私设,ooc注意
*神助攻李白出没


他是这长安城中的治安官,我是他的密探。百姓们有事报官时总会到府上来,恭敬称他一声“狄大人”,向他告发所受的冤屈。
人们说,正直的治安官身边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密探,他保护着狄大人,完成狄大人布置的任务。
天知道我为什么要追随他?那个腹黑狡猾而自大的家伙!
虽然时常这么气呼呼的想着,但其实在心里早就认可了吧?
府里明明有这么多可以使唤的人手,但却坚持微服私访,亲自听那些人讲述他们遭到的不公平的待遇,亲自查案,常常要查到深夜……
这个人为长安城所做的事,我全都一清二楚。
正因如此,才会敬佩他,心甘情愿的听命于他。
他对我很恶劣?并没有。
府里包吃包住,工资扣光了一样可以过活。更何况,他会扣我工资,是因为我的任务完成的还不够出色。
更完美一点,还不够,还达不到他所期望的程度。
我希望能有一天令他为我骄傲。



有一双大耳朵的好处,便是可以耳听六路,八卦秘密都会不请自来。可有时,我也憎恶起这双大耳朵来。
和狄大人出府巡查时,街上少女们的窃语,我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狄大人好有风度啊!”
“不知怎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狄大人……”
“我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不知狄大人可会多看我一眼?”
这个人太受欢迎了。
甚至坊间还有传言,说他与那女帝有过一段情缘。
太优秀的人总会被觊觎的。每次听见这些与他有关的风言风语,我就无法冷静。
他是我发誓要以一生去追随的人。那样一个耀眼张狂的人,自然配的上最好的女子,这些凡尘之人怎配与他并肩?



狄大人喝醉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他醉过。
今日他说有故友来访,工作全部推给了我和侍卫们做,与那青莲剑仙出府喝了几个时辰的酒。
那青莲剑仙将他送回府上就告辞了。我手忙脚乱地把狄大人扶到床上,替他更衣盖被。当我煮了醒酒汤端到狄大人床前时,无意中听见了他的梦呓。
“李青莲……呵……”
我如遭当头一棒,愣在原地。为什么……狄大人会在梦里喊剑仙的名字?
越是思考越是慌乱……夺门而出。



酒真是种奇怪的东西,明明那么难喝,却会让人上瘾。
喝下去了,是不是就可以忘记一切,逃避现实呢?
夜上三更,我恍惚着走进了一家酒馆里。要了壶烈酒,抓起狠狠灌下一口,随即被呛得满眼泪光。
“咳、咳,好辣——”
“小家伙儿,第一次喝酒就喝这么烈的酒,勇气可嘉啊。半夜偷偷溜出来喝酒,不怕狄仁杰生气?”
“……是你?”
烈酒将我的头脑熏得有些不清醒。我歪着头眯起了眼睛,勉强辨认出,眼前这人,不正是那青莲剑仙,李白?
“可不正是李某么。别喝那酒了,太烈,你喝不来。突然溜出来喝酒,小家伙儿有心事啊?”他调笑到,在我对面的位置坐下了,接过我手里的酒壶,换了一壶给我。
我冷不防被他这么一问,怔怔抬头到:“很明显么……”
“当然,你这小家伙儿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呢。怎么,因为你家狄大人?”
我有些茫然,不知如何回答他,只好低头喝酒。李青莲给我的这壶是果酒,与刚才的酒相比,尽管仍有些辛辣,但夹杂其中的果香让我能够接受这种味道。其实……还挺好喝的。
“呦,小家伙儿不说话?还真是因为他?”
“不是……唔……我……大概是吧。”
我觉得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傻很可笑,而事实上他也的确笑出了声。
“噗嗤……小家伙儿,你喜欢他?”



什么?
我整个人都懵了,什么叫我喜欢他?
什么叫李元芳喜欢狄仁杰?
匪夷所思……但是好像又理所当然。
“我不知道……不可能……”
他又笑了:“呵,真是嘴硬的小家伙儿——真是可爱,怪不得那狄仁杰这么珍重你。慢慢揣摩吧……看,你家狄大人找你来了。”
李青莲话音刚落,一枚金色的令牌就从我背后飞来,擦过我的脸颊,硬生生刺入桌面,十分扎眼。
慌张回头看,狄大人不知何时现在酒馆门外,一脸阴沉,大步走了进来。
“李青莲,我说过,离他远点,你会教坏他的。”
我都忘了……狄大人几乎是千杯不醉的酒量……刚才那么疲倦估计只是劳累加强,酒精麻痹神经而已,并不是醉了。
狄大人的眼神让我有些毛骨悚然,我干咳了一声,开口:“狄大人……”
“闭嘴,回去再收拾你!”
狄大人动怒了……我只好乖乖缩在椅子上,小口喝着李青莲给我的果酒。
“你要是想找人喝酒,再找我便是,何必招惹我的密探?”
狄大人好凶……
“喂喂——能不能讲点道理?!又不是我主动去招惹他,是——唉,算了算了。赶紧的,带他回去吧……咦……”
我脑中一片混沌,睡倒在角落里。



等到迷迷糊糊再醒来,已是黎明时分。睁眼一看四周,陌生而又熟悉的房间——这不是狄大人的房间么?!
转头便看见了一旁伏案工作的狄大人,桌角还放着我的飞镖。
“……狄大人?您不会一夜没睡吧?要不要休息会儿?”虽然我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睡在狄大人的房间里,但还是要先关心一下狄大人的。
“无妨。”狄大人头都没抬一下,冷声问道:“昨天是怎么回事?”
昨天?我犹豫了一下。
狄大人并不喜欢李青莲吧?昨天……他眼里分明没有那种感情……
那他为什么……
算了,与其纠结,不如直接坦白,问个清楚。婆婆妈妈可不是我的性格,何况已经纠结了这么久了,再纠结,真的要烦死了。
“狄大人……我心悦您。”
他愣住了,脸上的表情辨不出喜怒:“这算是什么理由?”
“昨天……您被李青莲送回来的时候……您说了梦话,我听见您喊着李青莲的名字……我以为……”我支支吾吾,欲言又止,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了“以为……您和他……”
“你多想了。”他打断了我,看上去有些无奈。
“可是就算您和李青莲只是朋友……就算您和女帝陛下之间只是君臣关系……就算、就算您一心工作无暇兼顾儿女私情……但是您总有一天,也会娶一个女子成家,毕竟您不可能一直一个人呀……总归是要娶妻生子的……”
“所以你大半夜不睡觉溜出去喝酒是因为吃了李青莲的醋?那你还和他一起喝酒?情敌啊你知不知道——”
“诶?我……”
“李元芳啊李元芳,说你傻你还真傻——我,之所以会喊李青莲的名字,是因为我最近正在处理他的事情,思考的时候无意中念的,那不是梦话。”狄大人恨铁不成钢的叹息着。
“什么……?”我的大脑有些运转不过来了。
“你以为为什么我扣光了你的工资,还允许你住在府上?你以为为什么你每次出任务前,我都会叮嘱你一定小心?你以为为什么出府巡查时,我会给你买糖葫芦?你就这么迟钝吗?连我这么明显的喜欢都感觉不到?”
“狄大人?!”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我有些不敢相信。
“嗯?”
“那……你以后可以不扣我工资了吗!”
“……不能!”
“诶为什么!狄大人明明说喜欢我的啊……”